全国客服电话:010-62767957 4000-980-630

真实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 _ 首页 > 新闻动态 > 真实案例

美国远程医疗服务迎来大爆发

来源:贝壳社——小黄人发布时间:2017-03-16浏览次数
远程医疗正式进入全盛时期。随着Teladoc最近成功上市,MDlive、DoctorOnDemand等多家远程医疗公司也接连获得巨额融资,美国医学协会、国家医学委员会联合会和美国儿科学会等组织去年也接连发布了大量的真对远程医疗的指导。虚拟医生访问的日益普及已不容忽视。

“如果以总数来看,2015年上半年American Well提供的远程医疗服务已经超出历史总和,而我们在此行业已做了很长时间。”American Well总裁罗伊•勋伯格告诉MobiHealthNews:“我们正在见证上百甚至上千的年增长百分点,这取决于从什么指标来看。无论你从哪方面看,它都在蓬勃发展。”

一些最新的远程医疗新闻已聚焦于健康计划,开始添加远程医疗服务作为网络覆盖选项。

三月,马塞诸塞州的蓝十字蓝盾协会宣布了AmericanWell视频访问服务的一个试点。四月,联合健康保险公司宣布宣布其将涵盖来自Doctor On Demand、American Well的AmWell以及旗下Optum公司的NowClinic,即American Well的一个白标服务。在过去几周,宾夕法尼亚的资本蓝十字保险公司宣布自2016年开始,公司将会通过American Well向大部分资本蓝十字健康计划的注册会员提供远程医疗服务,而且马塞诸塞州的蓝十字蓝盾协会也宣布其将覆盖一些DoctorOnDemand的访问服务。

支付房和远程医疗:“新”有多新?

但是,尽管这似乎是个崭新的趋势,一些大的虚拟访问供应商告诉MobiHealthNews,虽然远程医疗供应商和付款用户的合作方式已发生改变,付款用户从第一天开始就是他们获利的渠道。美国远程医疗协会总裁乔纳森•林克斯谈到了几点关于这些角色的转变。

“大多数支付方一开始就说,‘这是可用的,如果我们被覆盖的受益人想要使用此服务,可以通过我们去使用,但这并不意味着是它免费的。’”他说:“下一步是,我们会商讨降价,然后这对我们的受益人是一个覆盖的服务。他们没有全部承认这是一个覆盖的利益,但正往这方向上走。”

付款用户和虚拟访问提供商有很多的互动渠道。MobiHealthNews采访了两个最大的虚拟访问公司Teladoc和American Well的领导人(Teladoc主要提供电话访问及一些视频访问,而American Well主要提供视频访问。)

“此时此刻,我们做远程医疗服务已近十年,我们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为大型健康计划提供远程医疗能力和服务。”勋伯格告诉MobiHealthNews。他解释说过去几年AmericanWell主要作为一个后端技术供应商帮助性Anthem的付款用户建立他们的大型室内远程医疗服务LiveHealth。比如,公司的首位客户是九年前的夏威夷蓝十字蓝盾,这主要是一个技术系统,让夏威夷的PCP们(一种保险业职位)能够自行登录系统查看他们现有的病人。

“那已是我们业务的大多数了,这是一个伟大的事业,不要误解我。”他说:“当然要付钱并坚持该服务。但是,对于个人和大型的企业来说,都有一个更大的需求,即将远程医疗服务作为他们福利体系的一部分。我们努力多年,才使得服务顺利进行,但就管理和福利覆盖来说,现在又进入了低谷期,而在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里,远程医疗起到一种规范作用。我敢说,如果到今年年末,你仍是一个没有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医疗保险公司,那么你就会变成少数派去开放注册。”

同样地,Teladoc总裁杰森格里维克说付款用户长期以来一直都是Teladoc的头号消费者——尽管那包括了约40%的健康计划和60%自我保险的企业。

“如果你认为付款用户既有企业也有健康计划,而那当然代表了我们业务的大多数人,并且在公司刚刚建立时便是如此,”他告诉MobiHealthNews:“公司2002年创建,我2009年来到公司,然后我们开始真正进入企业市场,及大规模自我保险的企业。我们继续扩充到健康计划的市场,然后医疗体系市场就真横成为我们的第三市场,也是近年来事业不断发展的一部分。

格里维克说一些已经接受他们服务的付款用户并没有大肆宣扬因为他们正逐渐地增加越来越多的服务。比如,安泰在2012年开始与Teladoc合作。

“我们刚开始与安泰合作,他们有约600000完全保险且享受Teladoc服务的会员。”格里维克说:“今天,我们在业务的多个领域有超过三百万充分投保、自我保险、国民账户、中间市场帐户的会员,而且我们在整个业务中继续见证着日益增加的采纳率。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健康计划的合作伙伴们都有这样的趋势,他们在自己业务的某个领域采用服务,然后扩大到更大的领域。”

安泰公司通过邮件告诉MobiHealthNews,公司的安排仍主要是和自我保险的企业而不是完全投保的消费者。远程医疗服务的费用加入会员的保险费中。尽管特闷已经和付款用户合作很长时间了,格里维克承认现在的交流与6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在2009年,我试着向公众阐明远程医疗的概念。”他说:“如今更像是我们如何与伙伴合作去实现远程医疗的最终潜能,而不是努力向他们解释远程医疗是什么,该怎么运行。”

美国远程医疗协会总裁乔纳森林克斯用一个简洁的隐喻向远程医疗供应商概括了医疗体系的价值。

“它要有效多了。”他告诉MobiHealthNews:“你想在角落里卖生菜还是让西夫韦公司帮你卖?这方法使产品走向市场而无需在直接面向消费者上花钱。我的意思是以自己的渠道发售成本很大。”

联合健康保险公司的网络方法

但是尽管付款用户已经通过不同的关系采用不同方法提供虚拟访问服务很长时间了,联合健康保险公司在四月份提供的服务并不相同。

“我们提供的不只是一个供应商集团...所以它反映了一个消费者在寻求优质砖块和迫击炮时的经验类型。”联合健康保险公司的产品与创新高级主任凯伦斯科特告诉MobiHealthNews:“我们感觉在战略意义上建立一种网络策略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它就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为消费者提供自由选择要使用的虚拟访问的机会。”

目前为止网络只包括三个供应商,其中之一就是联合健康集团旗下的Optum NowClinic,一个American Well授权的供应商。因为另外一个是American Well的AmWell,所以这使得American Well占据了三个选择中的两个。但是尽管技术上相似,供应商是不同的。斯科特并没有详细解释联合健康保险公司选择那三个供应商的原因,但是他的确说道基于最近AMA和国家医疗委员会联合会发出的指示,他们才决定与视频访问供应商合作,而不仅仅是电话访问。

根据斯科特所说,几乎所有联合健康集团的商业成员均可享受远程医疗。总的来说,大多数付款用户不得不拒绝远程医疗服务的医疗保险或医疗补助计划,至少现在是如此,因为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基本上是不会为此退款的。而另一方面,根据格里维克和林克斯所说,医疗保险共享了一些省钱计划,成为远程医疗最热衷的其中一批接受者。

网络的方法可能会放大很多其自身的优点,让很多付款用户第一时间接受虚拟访问服务。节约成本是一种很大的激励方式,通过设计某种比赛,联合健康保险公司可协商出比单独同一个供应商合作更低的价格。远程医疗的另一大优势是可以享受护理,而且更多的供应商正增加任何给定会员都拥有的护理渠道。

网络方法使得联合健康保险公司可以为未来创造一个可扩展的基础设施。如当前的远程医疗领导人来回变动,公司就可准备好去和其它供应商交流。

“我们深思熟虑,且在这方面努力多年才取得今天的成绩。”斯科特说:“随着虚拟护理的日益普及,我们相信我们正在采取的方法将有机会继续有效地扩大。我们队现在所处的形势感到非常激动,而且我们可以不加任何额外费用为顾客一共这项服务。这就是和联合健康保险公司一起合作时能得到的,而我们觉得这就是对的方法,因为这就是访问护理未来的一部分。”

下一步是什么?

很多人觉得更多的股款用户正在把远程医疗融入他们提供的服务中。而与此同时,供应商们正热衷于参与到远程医疗中,无论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还是作为服务于付款用户的相同供应商的消费者。勋伯格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责任医疗组织以及一种甚至存在于有偿服务的供应商中的共享省钱理念。

我们在过去两年看到的是一个持续的进步或革命。这期间,无论是个体供应商还是集团企业或责任医疗组织,以及大多数大型医疗体系,都勇敢地决定要加入到远程医疗中来,并通过各种不同方法去运用远程医疗来照顾病人,”他说。“战略上,为了让那些医疗体系能够使用远程医疗,我们已经决定建立基础设施,但是我们完全低估了这些组织的需求和采纳率。我现在甚至可以进一步说,我们在2015年增长最快的业务部分将从健康计划转变为医疗体系。在2015年,他们比那些付款用户消费更多,付款用户基本上不会消费什么,而医疗体系则消费得更多。”

格里维克认为由于付款用户和供应商通过不同方法使用系统,所以在远程医疗的空间内,即便他们时常会服务于同一病人,也无需彼此竞争,撞得头破血流。尽管病人可能会通过健康计划使用他们的虚拟访问,而不是初级护理或紧急护理访问,供应商们则会为了诸如慢性病护理或术后护理等而使用远程医疗。

“医院系统会出于众多原因中的一种或多种而寻求Teladoc的帮忙。”格里维克说:“原因一是他们是一个承担风险的医院,即一个责任医疗组织。二是,作为一种获取病人资源的策略,使他们为社区提供更多的服务,从而获取更多病人客户。三是作为一种提高医生效率的工具。四是为他们的员工群体提供一种额外服务以及成本控制。考虑到Teladoc的服务,这些和付款用户并无实质不同。”

同样地,随着形势地不断发展,付款用户和供应商会开始在他们提供给病人和成员的远程医疗服务中发现一些多余的服务。林克斯认为在未来,可能会见到大规模的供应商开始创立自己的远程医疗网络去和其它供应商竞争。

大多数的远程医疗公司和付款用户已经开始关注如何扩大他们的服务范围,除了急性护理,还需包括诸如行为健康、皮肤病和戒烟等服务。勋伯格还发现了远程医疗在肿瘤学上的潜能,因为癌症病人的免疫系统很脆弱,需要定期跟踪式访问,这也意味着他们若改变传统的医生访问,会受益良多。

格里维克说Teladoc正在推出的新的专业护理模块来自消费者的直接需求,尤其是健康计划的顾客,他们渴望见证远程医疗的费用节省以及更多的护理访问能走多远。

“我们创立这些产品是作为对顾客需求的一个回应,尤其是我们健康计划的顾客。”他说:“行为健康和皮肤病都需要大量的护理问题的访问,因此健康计划将特别关注如何提供更便捷的访问以及如何减少成本。”

对于远程医疗公司和付款用户双方来说,与付款用户合作都会受益很多,但勋伯格警告说这并不是因为不够有胆识。建立一个有效的技术平台是很容易的。

“这是将传统医疗体系扩展到了美国人的家中,而且任何东西都一样,无论我们爱还是恨这儿医疗体系,远程医疗必须站出来发声。”他说:“你必须理解索赔、免赔额、电子病历、电子处方、ICD编码、CPT编码、网络定义、许可证、资格认证、状态线、公式等一系列概念…当你和付款用户合作时,竭尽全力地告知他你有一个很棒的技术,这只是你需要做的一小部分而已。”